光明乳业询问答复仍存疑业绩回暖只是昙花1略

2020-10-18 15:45:15 来源: 江苏信息港

光明乳业询问答复仍存疑 事迹回暖只是昙花一现?

中金网汇信APP讯 : 光明乳业于5月10日收到上交所询问函,要求其在5月18日之前作出答复,内容触及主营业务和财务情况。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在手持大笔货币资金的情况下近两年的借款却在延续爬升。

近日出现爆雷的康美药业(600518.SH)和*ST康得(002450.SZ),此前曾因账面上具有巨额货币资金却仍在大举借款引发市场质疑。光明乳业近年大幅借款的缘由和借款用途去向何方不由使人产生疑问,而公司在存贷双高的情况下,事迹表现又是如何?

针对上述相干问题,《投资者网》致函光明乳业,截至发稿,对方未予以置评。

仍有疑问

汇信指出,光明乳业在给上交所询问函的答复中表示,2018年公司借款增长的原因主要系海外子公司新西兰新莱特乳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莱特”)因购建长时间资产向当地银行借款新西兰币3.56亿元,折合人民币16.28亿元。新莱特主要从事工业奶粉的生产和婴儿配方奶粉的代加工业务。

其次是子公司光明乳业国际投资(以下简称“光明乳业国际”)用于支付上年度的回购股权款的借款产生的利息及汇率波动,导致了借款余额增加1.91亿元。

光明乳业表示,2017年公司借款增长的缘由在于公司为了进一步加强对牧场业务的控制,由光明乳业国际回购原第三方投资者 Chatsworth Asset Holding Ltd 持有的本公司子公司光明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明牧业”)45%股权,从而由光明乳业国际向银行借款美元2.97亿元以融通回购股权款,折合人民币19.41亿元。2018年度触及借款金额人民币21.31亿元(美元金额3.1亿元),系上述借款到期后续借。

此番答复也引发股民的诸多疑问,如“美元贷款利率为多少?”、“公司管理层在发现贷款利息本钱高的情况下为何仍延续进行高利率贷款?”。

《投资者网》注意到,光明乳业国际在2018年出现亏损,而光明牧业在2017-2018年则延续亏损。《投资者网》此前曾报导,2018年9月公司新聘董事长濮韶华曾有外贸、国际并购的相干经验,暂无乳品行业相干经验。

光明乳业2018及2017年短时间及长时间借款按借款主体划分的变动情况及有关借款用处

对货币资金问题,光明乳业表示,由于预收账款的增加,加上公司前后合并了原终究控股母公司下属的4家子公司,从而使公司2018年货币资金余额较2017年增加了6.59亿元,增幅19.3%,但货币资金也没有因上述借款的大幅增加造成闲置。

对货币资金具体怎样没有“被闲置”,光明乳业只表示“鉴于近两年公司业务模式及整体业务范围并没有重大改变,货币资金为满足全公司平常运营及资本性开支需求。”

光明乳业表示,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监管规定,目前尚没法直接由境内资金汇往境外进行还款。公司后续拟通过向光明乳业国际增资等方式,由光明乳业国际归还境外借款。那么此前的境外债务及利息是通过何种渠道进行偿还的?光明乳业并没有给出解答。

另外,光明乳业表示,除已表露的受限制性货币资金外,公司不存在其他潜伏的限制性安排、不存在与控股股东或其他关联方联合或共管账户的情况、不存在货币资金被他方实际使用的情况。

在预支账款一项,光明乳业表示,预支账款增长的构成缘由主要来自于公司对进口全脂/脱脂奶粉、奶油、黄油和干酪的采购。其中,《投资者网》注意到光明乳业也向一家名为“上海五金矿产发展有限公司”的公司采购上述乳制品原料。企查查资料显示,该公司在2017年5月取得“预包装食品销售(含冷藏冷冻食品)、特殊食品销售(保健食品销售,婴幼儿配方乳粉)淘宝屏蔽百度主要因为担心百度即将推出的C2C交易平台与其竞争。按照预定计划”的行政许可,有效期至2021年4月。除上海康健进出口有限公司的食品流通许可已于2018年12月到期(该公司亦在2019年4月变更了经营范围)外,截至目前,其余两个境内公司的食品流通许可仍为有效状态。

关于预收账款一项,光明乳业称主要的预收账款均为乳制品购销业务而产生的预收货款。为加速流转销售业务产生的现金流,公司于2018年末发布预收款嘉奖通知,该项营销政策导致年末预收款有一定的上升。在与公司给出的同行比较中,光明乳业的预收账款增幅(64.5%)仅次于蒙牛乳业(2319.HK,80.8%),位居第二。

而关于应收账款、资产减值损失等询问,光明乳业也逐一作了回复。

回暖昙花一现?

光明乳业2019年一季度的业绩有了回暖的迹象,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4.52亿元,同比增加5.51%;净利润为2.29亿元,同比增长5.13%。有业内人士表示,一季度叠加了春节销售旺季,故该季度的业绩含金量不高。而在此之前,光明乳业2018年的业绩表现却也不如人意。

2018年,光明乳业的营业总收入为209.86亿元,同比下落4.71%;实现净利润5.27亿元,同比着落35.71%;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3.41亿元,同比下滑43.51%。与年初计划相比,公司归母净利润完成率低于经营计划,公司称缘由系常温产品受市场竞争影响。

国联证券表示,毛利最高的液态奶业绩下滑主要是由于常温大单品莫斯利安受公司延续控费的影响,市场份额不断遭到挤压。

常温产品和渠道开辟成为光明乳业短板的情况已延续多年,加上依照目前的产品组合来看,光明乳业也以低温产品为主。在上海生长起来的光明乳业,一直也将华东地区作为布局和深耕的重点。有业内人士指出,正是为了守住低温鲜奶市场,光明乳业才迟迟难以跳出长三角区域,而冷链延伸所带来的本钱压力也在另一方面给光明乳业带来挑战。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财报表露,光明乳业旗下提供乳品销售的子公司广州光明乳品有限公司和北京健康光明乳业销售有限公司均出现亏损,公司解释称主要由销售收入下降、费用上升而至。

2018年,光明乳业收购上海奶牛研究所有限公司100%股权、上海乳品培训研究中心有限公司100%股权、上海牛奶棚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牛奶棚”)66.27%股权和上海益民食品一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民一厂”)100%股权。光明乳业指出,其中,牛奶棚的渠道资源将与公司现有的业务构成有效协同,而益民一厂的冰激凌业务将与公司的乳制品业务构成协同,提升奶源的季节性调理能力和弥补冷饮业务的空白。

《投资者网》在企查查平台查询到,牛奶棚在2016年曾因未经许可从事食品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到行政处罚,2018年2月才获批食品销售和食品生产的经营范围变更。

汇信表示,4月23日,光明乳业上市了两款新品,分别为“减脂50%鲜牛奶”和“优倍浓醇鲜牛奶”,同时推出畅优系列新品;4月27日,光明莫斯利安酸奶冰淇淋发布。《投资者网》访问广州部份商超,并未发现上述新品开始铺货的迹象,常温奶货架区仍未见任何光明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光明乳业2019年一季度上海地区经销商数量为369个,较2018年末增加13家;外地经销商3344个,较2018年末增加58家,但实际效果恍如还未显现。

据《投资者网》此前报导,光明乳业2018年3季报所表露的利润大幅下跌的消息让不少消费者对光明乳业的未来产生耽忧。2018年11月2日,光明乳业在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目前光明乳业的生产经营情况正常,请广大消费者放心,并表示将不断拓宽销售渠道,提高产品铺货率。但截至发稿前,《投资者网》照旧能在光明乳业近日的微博留言下方发现网友“想买却买不到”的反馈。

与此同时,在询问函中,上交所提及光明乳业存在不同地区毛利率差异较大的情形。公司在询问函的答复中表示,这是由于区域产品销售结构存在差异所致。其中,上海地区液态奶毛利率高于外地主要系在上海地区致优、优倍、照实等高毛利产品销量较高。

另一方面,相较于其他子公司,光明乳业旗下海外子公司新莱特在2018年事迹可谓亮眼。新莱特主打奶粉业务,在2018年营收为41.61亿元,净利润3.24亿元。即便上交所对境外业务(即新莱特)的低毛利率持有疑问态度,但光明乳业在询问函的答复中强调,境外业务属于乳制品产业链中低毛利的生产加工业务,2018年公司的境外业务毛利率(19.31%)高于新西兰乳业巨头恒天然(Fonterra Co-operative Group Limited,15.45%)。

截至5月17日收盘,光明乳业报价10.03,总市值为122.8亿。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