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仙则仙 传说二 日月宗事件(十八)

2020-02-15 20:44:47 来源: 江苏信息港

求仙则仙 传说二 日月宗事件(十八)

姜籁站在床边,纠结了好久,终究不敢走近去探她呼吸。

那是对宗主夫人的冒犯。

姜籁只能无奈地收回剑,将房间几个角落都检查一遍,才离开。

出门前,她等了一下,但林惜月的呼吸是那么平缓,像是一个真正陷入熟睡的人。

‘是我听错了?’姜籁自我怀疑了一下,不解地走了出去,关上门。

林惜月装睡半天,一直等姜籁离开,没想到姜籁拖延那么久。

在姜籁离开时,林惜月结果真的睡着了。

这一睡,就是一夜,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光大亮,仿佛到了正午。

林惜月睁开双眼的时候感受到刺目的阳光,还有些茫。

她怎会睡了那么久?

余萤一直在旁边守着

,见她睁开眼睛,就立刻送上毛巾。

毛巾刚浸了水,扭得半干,林惜月接过来敷在脸上,发现这毛巾居然是温热的。

看来余萤还记得她说过她觉得冷的事。

不过,要一直保持毛巾温暖,看来余萤是真一直守着啊。

林惜月沉默了一会儿,把毛巾递回去的时候道了一声谢谢。

余萤羞涩地说不敢,心中却沾沾自喜,觉得总算与林惜月恢复关系。

毕竟之前她示好任自在时实在太明显,林惜月作为宗主夫人居然一直不在意,害余萤后来还忐忑不安好久,直到她发现林惜月是真的不怎么在乎任自在。当然。不在乎归不在乎,余萤是几乎当着她的面讨好她丈夫,林惜月便对她愈发淡淡的。尤其是对比她待姜籁的态度,就更明显了。

余萤又转而讨好林惜月好久,今日才总算得到一声谢谢。

“夫人,宗主他回来了。”余萤还是忍不住,在林惜月下床穿鞋的时候说了一句。

“嗯。”林惜月点点头,指她已经听在了耳朵里。

不过态度依旧与以往一样冷淡。

余萤怕再得罪她,只好暂时忍耐。不问。

林惜月穿好了衣服,却没让余萤去给她取织针和线团。

她居然自己走到衣柜里,亲自挑选了一件正红的裙子。

她容貌清冷。穿一身大红倒衬得她人娇艳。

余萤悄悄在旁边打量半天,居然挑不出一点错来。

林惜月做到梳妆台前,对着铜镜照了照面容,从妆匣里选了一对耳环。

耳环是很简单的水滴式。各自镶嵌着两颗红碧玺。

林惜月很少做这样的打扮。上一次如此娇艳的模样,还是新婚时候了。

后来,林惜月的穿着虽然不至于让人不悦到一身孝的地步,但也是极素的颜色,她又冷着脸,看起来阴惨惨的,要是大半夜撞见谁都要以为自己见了鬼,便是白天。那也是白日见鬼。

林惜月这样,比起从前。实在是顺眼多了。

她一边戴耳环,一边问身旁侍立的余萤:“余萤,现在是什么时辰?”

余萤犹豫了一下,才小声回答道:“夫人,现在是午时了。”

她还真是一觉睡到大中午起来?

余萤想不通,林惜月怎么这么贪睡?她昨天晚上不是很早就歇息了吗?

林惜月自家人知自家事,当然明白睡这么久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到底还是贪眠了些,久而久之,定然有人会怀疑的。

林惜月望向镜中那张冶艳的面容,终于下定决心。

“余萤,你和姜籁都去换一身衣服,我要出去转转。”林惜月道。

她虽然不能单独行动,不过,只要身边带了侍女,还是有点自由的。

余萤愣了片刻。

林惜月见她没动,便催促道:“还不快去?”

“啊?哦,好!”余萤又惊又喜地冲出去,把这消息与姜籁分享。

林惜月总算想通了!

……

姜籁在门外,有点无聊。

虽然林惜月对她显然比对余萤好点,不过她还是觉得林惜月很冷淡。

她不是很敢跟林惜月呆在一起,何况还是房间内,哪怕有余萤在也不行。

这时候余萤从房间里走出来,掩饰不住满脸的激动。

姜籁好奇地问她:“你怎么了?这么高兴?”

余萤压抑着雀跃之心,小心地说道:“快跟我来,去换一身衣服。”

她和姜籁的房间在林惜月房间边上。

“怎么要换衣服呢?”姜籁被拖着走,路上还继续追问。

余萤凑近她,更加小声了:“夫人说,要出去转转!”

“夫人终于要出门啦!”姜籁也露出喜意。

林惜月不出去,她和余萤作为贴身侍女也不能走远,只好被困在这院子里。

现在,她和余萤终于能跟着林惜月出去透透气了!

多好!

可是姜籁也想不通:“夫人怎么会忽然改变主意?”

“谁知道呢?”余萤只关心结果,“也许是忽然想通了吧。”

“总该有个引子吧?”姜籁更执着与起、承、转。

“跟我们有什么干系?”余萤劝她,“夫人肯改主意就好,快点换衣服,别让她等急了,万一夫人又改变主意不想出去了怎么办?”

姜籁“咦”了一声,十分惊讶地说道:“夫人应该不会那么蛮不讲理吧?”

“……谁知道呢?”余萤仍旧只有这一句话。

不过姜籁还是被她这句话说动了,万一拖延时间害林惜月不想出门,只有她们会气闷。

“也好,我们还是赶快过去。”

所以两人动作极为迅速地换好了衣服,然后就立刻回到了林惜月那里。

林惜月果然已经在等她们了。

余萤和姜籁都忐忑不已,生怕林惜月开口说不出去了。

幸好,林惜月看起来心情不错,见她们过来,只笑了一下,道:“走吧。”

林惜月起身,低头理了理裙子,余萤与姜籁对视一笑,都松了口气。

而后,林惜月便慢悠悠地踏出了房门。

时隔多日,林惜月终于再一次走出了院子。

余萤来到林惜月的身边,走在微微落一步伐的位置,十分恭谨地问道:“夫人,您今天想去哪里?”

林惜月在日月宗里也住了一段时间,但当真说起来,还不如余萤熟悉路。

她自己也知道这情况,并不觉得余萤冒犯,想了想,说道:“宗主平时待在哪里,你知道吗?”(未完待续。。)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