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哈尔滨呼兰区:七百亩果园被强行摧毁后至今仍在哭泣!

2018-08-11 03:44:21

核心提示:大片的果树马上就到了采摘时节,却突遭强拆、强征,7万平米的果园顷刻间化为乌有;果园主人和四处求证,强征、强拆没有履行合法程序;三四百武装起来的正规军,对付的只是母女四人,村民们惊呼:当年的日本鬼子也没有这样对付老百姓啊!

曾经的伟光果园在白雪的覆盖下显得格外凄凉、空旷

本站讯 眼下的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已经进入一年中最冷的季节。2015年12月11日,就在这个著名冰城下属的呼兰区郊区曾经的伟光果园前,退伍军人陈忠旭拄着拐 杖凝视着远处的一大片空旷地,泪水在他眼圈里直打着转儿。说是急着用这块地,着急忙慌的就把这占地7万多平米的果园给毁掉了,连个强拆手续都没有,眼看 着再过10几天就可以收获,他们都等不及!可是,果园被他们摧毁都四个多月了,这不还空着吗?这简直就是造孽啊!一边这样说着,他一边一处处指给看 着二手叉车转让

为征地只是找他谈过 没签字就成了钉子户

村民代表决议:同意陈在伟光果园的土地上继续经营

陈忠旭今年46岁,1986年从部队退伍后,在1997年因为意外致残(二级)。他回忆说:伟光村果园占地七万多平方米,他和村里的承包协议是在2013 年8月份到期,这时村委会又召集村民代表开会研究是否继续让陈忠旭在此经营果园,研究的结果是:同意陈在伟光果园的土地上继续经营。之前,呼兰区执法局、 街道办事处的领导曾经找他谈过话,说是要占地,问他要什么价格。他说按国家补偿标准就行。一直到2015年8月4日,街道办事处给他一份赔偿金额为七百万 的补偿协议书让他签字,他认为补偿金额差距太大,拒绝签字。于是,办事处领导告诉陈忠旭,企业等着用地呢,不签字政府就强拆了。陈说,政府真要强行拆除他也没办法,但是,现在是法治社会,强拆也是个别领导在滥用职权、乱作为,相信党和政府终会给他一个公道。

母女四人面对几百正规军的战争

甚是威武的强拆强征队伍向果园挺进

据陈忠旭介绍和办事处领导证实,此次征地的单位是一个供热单位,想在这里建个锅炉房。

陈忠旭说:2015年8月5日,也就是街道办事处找他签字他拒绝签字的第二天清晨,伟光村的果园内,突然来了三四百人,在呼兰区一位副区长的带领指挥下, 公安、国土、城管、规划、城建等部门人员齐聚伟光果园,最扎眼的是一百多名统一着装的人员,那场面甚是威武!但是,在这个总共三四百人的强大阵容面前的, 只有一个女人和三个女孩,她们是果园的主人陈忠旭的妻子和女儿们,她们只能在机器的隆隆声中,在异常威武、壮观的对手面前,眼铮铮看着自己的果树和设 施被一一摧毁,六台挖掘机将硕果累累的葡萄树、李子树、梨树等果树推倒碾于车下!

这是三四百正规军与一个女人、三个孩子之间的较量,一场关于土地保卫战的谈不上战争的战争!

村民们惊呆了,纷纷退避三舍。一些村民们说,对待老百姓如此兴师动众,太可怕了!当年的日本鬼子也没有这样对付老百姓啊!怎么,人民的政府还能用这种方式 对付人民吗?而且,伟光果园的主人只是一个残疾的男人,现场只有几个女人啊速算
!用得着这样吗?有这样的本事,怎么不去收复钓鱼岛和失去的大片国土呢?!

而此时,果园的主人陈忠旭,只能拄着拐杖,拖着残疾的身躯在院子里来回徘徊,他没有到现场。在他看来,此次强征强拆并没有走法律程序,政府涉嫌违法,应当给当事人造成的损失予以赔偿,他只能通过正常途径去追究有关领导的,讨回强征强拆给他造成的一切损失。

这些果树都五六年了,再有十多天就可以采摘卖了,这一推,光葡萄一项就损失三十多万斤,还有梨和李子,六七十万元的损失呀!这是在糟蹋人呢!简直就是作 孽啊!前几年,我光投资了,从今往后就要回收成本了,政府给推了,几百万的贷款怎么还呀!陈忠旭这样说着,一边用手揩去脸上的泪痕。

求证:此次强征并没有走正常途径

在这次强征强拆事件发生三个月以后,有媒体曾经到哈尔滨市呼兰区进行过比较深入的调查,之后以《哈尔滨呼兰区再现暴力强拆 百亩果园被毁》为标题,将此事发布于各大站上。

据该文报道,国土部门的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告诉:他们只管土地征用,直到拨款的所有手续,至于地上物清理问题,应由办事处和村里负责,他们不管。但是,8月5日那天,国土部门也派人参加了,只是被要求去的。

执法局的一局长说星力游戏下载
,他们只是维护现场秩序,其他的什么也不管。当问及有执法局和公安局的人员维持现场秩序,为什么还要一百多人的社会人员时,这位局长说:不清楚。

城管局的一位领导告诉,清理地上物是他们局的工作,但具体决定还是由区里领导说了算,他们只是执行。

据伟光村村民们反映,强拆的那天是区里杨副区长亲自带队指挥的。对于杨副区长亲临现场一事,各部门领导均表示属实。村里老百姓还对说,区里请哈尔滨的 人来拆迁,是花150万雇来的。而城管局一负责人告诉,他们是聘请哈尔滨的百圣拆迁公司,有合同,拆迁费是30万元,不是150万。

村委会说,这是区里决定的,他们也感到可惜,但是没办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