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季节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2:23:26 来源: 江苏信息港

{一}  我只是想要和你一起跨越头顶上这片天空。  {二}  盛放比我小一岁,所以可以算是我的弟弟。  但是在他三岁的那一年他叫声“夏末姐姐”的时候,就被我一巴掌打哭,不但这样我还威胁他,我说如果你敢把这事情告诉你妈妈或者我妈妈我见你一次打一次。盛放那时候真的是非常的弱,他听到我这样说竟然一边抽鼻子一边点头,委屈不堪。哪有现在英俊逼人的样子。我看着他那样也忽然有点于心不忍。又拿几块糖去哄他。从那时起盛放也就真的再没叫过我姐姐。  即使盛放长到了十六岁,依然对这件事情心有戚戚,他对草草说千万不要惹夏末生气,不然她可是会打人的,你不知道,我三岁那年……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一拳打到咽进肚子里。盛放不再说话,但他一直看着草草,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一定是想对草草说看到了么,夏末她平时就是这个样子的。  我一直不是听话的女孩,可是盛放的父母却很放心的把盛放交给我,他们一致认为只有非常野蛮强势的我才能管住他们一般野蛮的儿子。所以自从那时开始盛放就隶属于我,我也乐得压迫他。若说我家和盛放的家也算是有渊源的,因为自从我们父母那一代就是非常好的朋友,好到我们两家的房子都非常接近。  十六岁的盛放早不是从前我身后跟屁虫的模样,眼角眉梢渐渐显出锐利棱角,形成一张英俊面容。可是他还是喜欢跟在我身后,所以我也觉得什么都没有改变。  耳朵上的耳机被人粗鲁的扯掉,头顶上传来盛放的声音,“不要听这些吵死人的东西了,我们去吃饭吧”,话刚说完盛放就拉起我。  “喂,你慢点走,食堂又不会跑。”我说。  “但食堂的菜会很快被人买走,我们就只能饿肚子了。”盛放一点没有放下脚步,他继续唠叨,“我真奇怪你哪里像比我大的,如果我每天不去教室找你,你会不会就不吃中饭了?”  “你来这所学校之前我都没这个习惯,我现在这样是被你逼的。”我语气哀怨,自从盛放考到我在的这所高中之后我的课余时间就大把的浪费在他身上。  “这就是你身体不好的原因,你又不是减肥。好了你在这里等,我去买饭。”盛放把我按在椅子上,转身走去排队。  我的确是不像比盛放大的,因为我完全照顾不好自己。盛放来这高中之后就开始与我一起上学下学,就像初中的时候一样。盛放去班里找我的时候,端出一幅恶心的嘴脸,像是十年没见一样,他说,夏末你看,你都瘦了。我看了看他说,你去死。这是他又装出一幅委屈的样子说你怎么能够这样欺负我……  然后我就听到周围一片吸气声,估计也是觉得一个一米八零的男生作这样的表情太恶心了。我刚要想继续骂他,他就把我拉起来,说去吃饭去吃饭,今天可是我天上学,一定要庆祝。我没有反抗被他拉着走,虽然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庆祝的。  我早已经习惯了他突如其来的奇怪想法。  他也早就习惯了我的欺压以及偶尔心情不好的冷淡。  我们对彼此,早就习惯了。  {三}  班里的同学都以为盛放是我的男朋友。  草草对我说夏末你这样性情古怪的女人,那么好看的男生怎么会和你扯在一起。我斜眼看了看她,我这样古怪真是对不起你。  知道对不起我就从实招来好了,那个男生喜欢你吧?  ……你少女漫画看多了吧,不是告诉他是我弟弟。我忽然感觉有点头痛。  是你迟钝好不好,那男生看你的眼神怎么可能是……草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打铃了,她说算了,不说了,说了也白说。然后就起身回座位去。  我看了看外面,还真是个大晴天。    {四}  我看了看眼前这个男孩,他也微笑着看我。我搜索了记忆的所有角落,得出结论,我不认识他。  我站在班级门口,“你找我有什么事么?”  他说“我是三年二班的颜卓。”  “哦……我不认识你。”  “我喜欢你。”  “哦……恩?”我抬头看他,可能是当时的眼神挺迷惑,他以为我没听清楚,又重说了一遍,“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他说完了依然微笑着看我。  这次是真真切切的听清楚了,我心想这简直就是老妈天天看的那个日剧的台词啊。  我说让我好好想想。  他说好,我明天中午来找你。  中午和盛放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发觉我的失常,他说“你这是亢奋还是难过啊?”  我说“今天上午有个男生来找我。”  “阿,怎么了?”盛放漫不经心的搭腔,“不会跟你告白吧。”  “就是这样我才不知道该怎么办。”  “阿?”盛放猛地从饭前抬头看我,表情有点呆滞,没过一会儿又缓过来,“你打算怎么办啊?”  “不知道呢。”  “不行不行,你怎么可以比我先谈恋爱!”盛放表情复杂。  我的表情就更加复杂,“我比你大,为什么不能比早一些谈恋爱。  “说不行就不行啦,你这样野蛮的女生都有人追,我这么帅却又没有女朋友,岂不是很没天理。”  “……我决定了,要答应他。”  “不可以!”盛放坚持。  “我就要!”我说的掷地有声。  我和颜卓在一起了,因为和盛放赌气。  颜卓听到我的回答以后温柔的笑了笑,说了句很矫情的话,他说我会给你幸福的。  吃饭的时候我旁边坐着颜卓,对面坐着盛放。  气氛异常的尴尬。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如果不是盛放一定要三个人一起吃饭也不会这样。  还是盛放先开口,语气毫不客气,“你是颜卓?”  “我是。”  “以后不准你欺负夏末……她是我姐姐。所以你不能让她哭!”  我哭笑不得,至于弄得这么正经么。像是我要嫁给他一样。  “我知道。”颜卓不生气,一口答应下来。  一起放学回家的时候盛放说,“以后我就不跟你一起吃中饭了。”  “为什么?”  “我才不要当你们的电灯泡。”  我揉揉他的头发,“你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认真?”  “对你的事我一直是这样认真的。”盛放的脸上闪过什么,我刚要仔细看他却又嘻嘻的笑起来,“我一直以为你会没人要呢,这回好了,不需要我天天照顾你了。”  我打了他一巴掌,“什么你照顾我,我是我照顾你。”  “好好,你照顾我,夏末姐姐。”  我听到这个称呼是怔了一下,我已经多么久没有听到他这样叫我。    {五}  手机上有和盛放的大头贴,他在旁边龇牙咧嘴像个白痴,我没有什么表情。我想无论是谁打早晨被人叫起来只为了和他照一次大头贴脸色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即使是英俊干净的男生,和他相处久了也会发现他的种种恶习。并且比任何人的都要严重,盛放就是这样,任性,粗神经,经常一时兴起。  从小就是,他爸妈都管不了他,但是他却听我的话。  我和颜卓维持平淡的交往,我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喜欢我。我这样的人可以说平淡的一无是处,用盛放的话说就是放在人群里想要找我就像大海捞针一样。  但我不问颜卓,也不想知道。有一次他来拉我的手,被我一下甩开,我的动作往往比脑筋要快,也只能尴尬的对他说对不起。他笑了笑,没关系。他总是微笑,并且温柔。但总是让人觉得刻意,我习惯了盛放在我面前的真实不修边幅,遇到颜卓这样的人却不知道怎么样应对。  我想,这真是不好的习惯。  即使不在一起吃午饭我和盛放的见面次数依然没有减少,这个不懂得什么叫做烦人的家伙依然每天穿越一个操场来到我的教学楼下等我下学。  他有时会询问我和颜卓近怎么样。  我一般只是懒洋洋的问回去,你想要我们有什么样的走向。  他显然还是不甘心我比他先谈恋爱这件事,他说我只是担心你,你这人怎么好坏不分。我发誓你照这样的性格下去会被甩。  你去自焚,我就这样。  然后他就没话了,眼神哀怨欲言又止。    {六}  “夏末我同学给了我两张游乐场的票,一起去吧。”  “……不去。”  “为什么?”  “没为什么,太累。”  “去啦去啦,我很久没去过游乐场了。”盛放凑近我,是男孩子身上散发出的阳光的味道。  我还是拗不过他。一大早出门和他穿越大半个城市去游乐场,刚上公车没一会儿我就睡着了,枕的是盛放的手臂。盛放说你睡吧,到了我叫你。我听着盛放的声音想在什么时候,他变得这样温柔。  如果抬头看他的话可以看到非常长的睫毛,漂亮的眼睛,以及削瘦凛冽的肩胛骨。我闻到有香皂的气味,非常干净。薄薄的皮肤下是脉搏跳动,一下一下。  直到下了车我的意识还不太清醒。如果可以的话真地想要立刻转身回家补眠。  从海盗船,过山车,以及鬼屋等等一些列设施都玩过以后我感觉自己和死掉再重生一次没有区别。可是盛放他居然还神采奕奕兴奋非常,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  我说除了摩天轮还可以考虑以外不要再跟我提别的。  于是盛放也就真地转身去买了两张票拉着我去坐。嘴里还在不停的说我从来没坐过这个呢,一直觉得无聊。  我当场就想要翻白眼,无聊你还坐。  盛放笑不说话。一副成熟稳重的样子。  “人都变小了呢。”盛放透过明亮的玻璃看底下,“原来夏末你喜欢摩天轮这样的东西啊。”  “也算不上喜欢,只是想坐一次看看。”  “不要告诉我你没坐过?”  “嗯,是啊。以前来游乐场都是和你一起,你什么时候见我坐过这个?”  “那今天为什么想要坐了呢。”他挪了挪身体。  “嗯……好奇。”  “这个东西有什么好奇的。我也没坐过呢。以前都觉得这个东西很麻烦。需要时间不说,也不好玩呢。”盛放放淡了表情,“可是现在稍微能够理解一点了。”  “夏末以后要是遇到喜欢的人会和他坐一次摩天轮么?”  “恩?”  “我会的,因为我想要和她一起跨越头顶上这片天空,就像跨越了永远一样。”  “……”  “怎么了?”  “……我在想……你说话什么时候变得那么酸?”  “呵呵就在刚刚。”  “是么……”  我发现当盛放的表情不再张扬跋扈的时候,其实他更适合做一个安静温柔的人。    {七}  夏末你和我在一起是不是不快乐。颜卓坐在我对面问。  我说,还好。  可是我总觉得你在勉强自己,要不然,我们分开吧。颜卓的脸上竟然浮现怜悯愧疚不舍等等表情,看的我叹为观止。  我笑了笑,说,那好吧。  他说“你不要难过。”  我说“不会。”  “你会讨厌我么?”他问,语气伤感。  我笑了笑,“你还没有重要到让我会去计较这些,我也不会费力去记得这件事,你可以放心。”然后心满意足的看到他脸色青了青,然后又恢复了温柔眉眼。我忽然想起我和他交往了将近三个月,他在我心里经常连一个模糊的影子都没有留下。我这人记性一向不好,如果过一个月再见到他我或许都认不出来也不一定呢。    {八}  是夏末。  蝉没完没了地叫,屋子的空调呼拉呼拉的吹依然觉得不够凉爽。盛放在我的房间里面抱怨,“你这是什么破空调,怎么跟电扇似的?”  我一脚踹过去,“那就滚回你们家去。”  “……你太粗鲁了夏末,你简直是越来越粗鲁!”盛放一脸气愤。  “你管我。好好回家复习去,都快高三了还敢在我这里摸鱼。”  “我不回去阿,我已经受够了,还没高三怎么就这么烦,我妈昨天非要给我请个家教,我都快疯了。”盛放抱怨,“我学习明明比你好,为什么待遇会不一样。”  我再次一巴掌拍过去,“少废话!你爸妈对你期望多高你知道。和我能一样么?”  “你这样也不错啊,不是也混了所不错的大学。”  “现在清闲了好多阿。好怀念高中生活啊。”  “你这么没心没肺的女人还懂得怀念?你还记得高中长什么样么?估计那些课本早就被你卖钱了吧?”盛放一脸我说的没错吧的表情。  “你还想要挨打是不是?”被说中心事的感觉十分不好受。  “……”  将近两年过去,就像从前有盛放在身边的那些年一样疾速。我变成大一新生,盛放变成了高三生。  他有时会去学校找我。有时会来我家打混。他妈妈也早就习惯了再找不到盛放的时候把电话直接打到我的手机上来,把儿子认领回去。    {九}  那一场暴雨降下,所有的人都为了避雨奔跑,只有你任它重重砸落在身上。  是非常突如其来的,没有一点预感的。  像是美丽的旋律直接跳到了暗哑一样的措手不及,像是完美告白却要在说出那一句“我喜欢你”的时候失掉了声音。  盛放坐在教学楼下的走廊等我,我也是刚刚因为推开窗子才看到他。他并没有告诉我要来,事实上我们已经将近半个月没有见面,现在已经临近高考他每天都忙着复习。  他看到我看他立刻露出一脸笑容向我招手,我任命的叹了口气。站起来向教授请假。  “你来做什么?现在不是应该上课么?”  “我很想念你啊。来看看你都不行么?”盛放低下头眯着眼睛看我。  “逃课来的?”  “……也不算啦,我请假。”  我一拳打过去,“那和逃课有什么区别?说,找我有什么事?”  他抓了抓头发,“其实也没什么事。”  “那就立刻给我滚回学校去!”   共 679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增生的发病因素是什么
黑龙江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