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从玉华刺医暴行是对文明社会的冒犯

2018-09-14 13:59:33

从玉华:刺医暴行是对文明社会的冒犯

4月13日这一天发生两起医生被刺事件,令人震惊。这是对文明社会的冒犯,是一种不能容忍的暴行,必须予以谴责。但我们有必要拓宽视野,看到医患领域仍有一些正向的力量在生长。

被刺的北京航天总医院急诊科赵立众副主任,躺在病床上称自己是事件的参与者,不是受害者。他发微博说:我并不仇恨持刀偷袭我的人,只是希望通过我的鲜血来警醒社会关注医疗体制的健康,以及医务工作者的尊严和生命安全。最终造福天下所有老百姓。

他甚至忍着病痛表示,这一天是好的契机。

在多数人看来

从玉华刺医暴行是对文明社会的冒犯

,这一天却几乎到了医患关系最坏的时候。一个蒙着口罩的人冲进北大人民医院刺伤了耳鼻喉科教授邢志敏。9个小时后,他又冲进北京航天总医院急诊科,拿刀刺向从没给自己看过病的赵立众。正在填写病例的赵医生甚至来不及抬起头,就倒在血泊中。

他们间并没有一对一的医患纠纷,赵立众只是随机地成了不幸者。与其说他倒在患者的尖刀下,不如说,他倒在医患关系的极端对立情绪下。

可事实上,这两起事件发生之前,沟通与和解的尝试已悄然开始。

医生们在努力。发生哈医大323事件的同一天,北京协和医院41名医生正在体验当一日患者,他们装扮成病人,大半夜起来排队,与号贩子周旋,体验患者的种种不易。医院力图自省、纠错,弥合那越来越大的医患裂痕。

媒体人在努力。多家媒体反思数月前一些报纸头版头条报道八毛门、缝肛门的辉煌,反省医患之战是不是沦为医媒之战,媒体的职业道德出了哪些问题。如今,越来越多的媒体人形成共识,在医患矛盾中,发言要更谨慎、客观、克制而富于建设性。甚至有一批媒体直接去体验当医生,写体验式报道。

患者队伍里有了医生演员,医生队伍里有了体验。两支队伍里的两个群体,在触碰、试探、融合大家都尝试往对方靠近一步,期待更深的理解。毫无疑问,这是我们期盼很久的正向的力量。可这些仍没能阻挡多起刺人惨案,从哈医大的王浩,到邢志敏,再到赵立众。

试图打开医患死结的医改,正在深水区,改革成功尚需时日。但医生、患者都可以从微小的自我行为改变开始,向理解对方更靠近一步,仅仅如同改善了毛细血管的微循环。

比如,医生可以更尊重患者一些,从多说请、别客气开始。长久以来,我们的医学教育和实践都是技术至上,我们瘸了人文这条腿。很多医生的眼睛更多的是看到病,而不是人。

说到底医生是一种职业,但是核心却在人道。区分一个人是医生还是医匠的关键点是,真正的医生有慈悲的心,看的是生病的人,而医匠的眼中,病人只是消费者,看的是填病历的表。所以,医为仁人之术,必具仁人之心。 可见,医生与患者本是人道关系,而当下这些惨案正是反人道行为。

再比如患者,多一点理解医生的繁忙、艰辛,把医生当人而不是当神看,理解医术的局限,理解医学有度,医患关系就不至于那么紧张。

西谚有云:如果你的心里多装点爱,就没有那么多空间装胆固醇了。这句话正适合当下的中国,对医生,对患者,都如此。

如今,被刺后脖子动弹不得的赵立众说:广大患者是最可怜的人,是真正的受害者。医务人员能够安心给你们看病的时候,才是你们该哼起小曲儿喝起小酒儿的时候。

他相信,最坏的时刻,也是转变开始的最好的契机。

当然他也说谎了,他对6岁的女儿称自己是摔伤的,他不希望给下一代身上留下阴影。

瞧,连谎言都是美的,都是正力量。我们坚信:医患的阴影终会过去。


通用晶城开盘动态
邦盛水岸御园怎么样
荣盛时代首府户型图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